伊朗女性:我們想感受風,就這一個簡單的要求!

馬希赫說,Facebook 上甚至還有許多伊朗男性也對她的倡議表示了支持。當然,email 給她最多的,還是伊朗女性。她說有一個姑娘的一句話令她印象很深刻。那個姑娘說:“我們想感受風,就這一個簡單的要求?!?..

伊朗女性:我們想感受風,就這一個簡單的要求!

說到穆斯林女性,大家的第一反應都是黑色頭巾裹著自己頭部及頭發的一個拿黑色頭巾包裹頭部的形象。

網上流傳過一張照片叫也門小姐選美,個個姑娘都被黑布包裹全身,只能露出一雙眼睛,令人印象很深刻——因為不知道選什么。

而在去年,一段“看伊朗如何播放女子體育節目”的視頻在網上瘋傳。這段視頻包括了女子平衡木、跳高、100米欄、10米臺跳水這4個項目的比賽。但伊朗在直播時,給每位女運動員露在運動服外的肌膚都打上了黑塊馬賽克。于是,呈現在眾人面前的便是——黑塊在平衡木舞動,黑塊跨欄,一群黑塊在狂奔著沖向終點,黑塊跳水等。當然該視頻不能證實真偽,也有可能是某位網友的惡作劇而已。

其實,穆斯林女性的頭巾戴法根據地域和派別不同,還是有一定的差別的,如下圖所示:

從上圖可以看出,包裹得最嚴實的叫 Burka ,它要求女性從頭到腳都要被黑布或深色布包起來,眼睛也不例外。因此,婦女們只能透過遮住面部的那塊布上的鏤空部分來看外面的世界。

其次是Niqab。其實Niqab的包裹程度和Burka差不多。相比而言,Niqab是眼睛可以露出來,有些女性還會用手套把手遮起來。

  然后是 Chador,在中東地區比較常見。穿 Chador 的婦女可以露出頭部,有些人還會露出脖子。

接下來四種戴法分別叫 Khimar、 Al-Amira、Hljab Shayla 。它們和前三種戴法比起來最大的區別就是不用包裹全身,可以看到婦女們各式各樣的著裝,而且頭巾的顏色、圖案選擇也更豐富,人體面積的覆蓋程度依次遞減。Khimar 要遮到胸口, Al-Amira 差不多到肩,不過要在頭巾底下戴一個罩帽。Hljab 要求遮到脖子,最后一種戴法被稱為Shayla,只需要在頭上搭一塊頭巾就行,還可以選擇不同顏色的式樣。

在伊朗,本應是Chador 的戴法比較普及。然而在伊朗女性中,很多姑娘圍著 Hljab 式樣的頭巾就上街了。有些姑娘甚至就隨便把頭巾在頭上搭一下,頭發也沒包住。

雖然 1979 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之后整個國家開始變得封閉起來,并規定女性出門一定要在公眾場合包住頭部。但是,在此之前的伊朗是一個非常富裕自由的國家,婦女的時髦程度也很高。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前,伊朗女性不僅不需要強制戴頭巾裹頭發,還可以穿各種顏色、款式各異的衣服,甚至還可以裸露一些肉體。是的,你沒看錯,以下就是當時伊朗國內流行的畫報。

因此,即使在信奉伊斯蘭教的伊朗,佩戴頭巾根本阻擋不了當地女性對美的追求和熱情。其中一個表現就是用露出一頭秀發表達對現實禁令的對抗。

  這個情況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2014 年伊朗國家安全部隊負責人艾哈邁迪·穆哈達姆下令:如果警察在街上看到女性著裝不當,就可以施行警告、罰款甚至逮捕的處罰。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去看這則禁令,之所以它會出現,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與政府規定相反的一股潮流已經開始出現。

  在這里我們要介紹一位在伊朗女性的這場脫掉頭巾運動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物:馬希赫·阿琳娜嘉德 (Masih Alinejad)女士。

  馬希赫是一名伊朗女記者,同時也是宗教自由的倡導者和女性權利活動家。

  小時候,馬希赫也是穿著 Chador 出門的。從穿著 Chador的時候起,她就很羨慕自己的兄弟,因為她不明白為什么他們可以不戴頭巾,自由地在田間綠地上奔跑,而她就不可以。

  后來,馬希赫去了連空氣里都充滿著自由味道的美國。當她看到美國的姑娘可以不戴頭巾也不會有警察抓的時候,她內心的起伏我們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想像的。但毫無疑問的是,她非常愛這種狀態。因此,從去年開始,她開始在 Facebook 上發布各種自己不戴頭巾露出頭發的照片。她還在 Facebook 上開了一個公眾頻道,叫“我隱秘的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不停地上傳自己脫去頭巾,露出秀發的照片。

現在,這個公眾頁面已經收獲了 80 多萬的粉絲。但她那些揚起秀發的照片在伊朗國內卻受到了暴風雨般猛烈的攻擊。伊朗當局用吸毒者、變態和瘋子這樣的字眼不停地詆毀著她的形象。

  但是非曲直自在人心,在一次次的形象抹黑之后,伊朗當局看到的卻是越來越多的姑娘開始脫去自己的頭巾露出秀發,以示對馬希赫推動的那股自由理念的支持。當然,也有一些女性出于信仰原因,依然選擇 Hljab ,但她們同樣表示憎恨一切強制手段,并捍衛人們決定自己是否選擇 Hljab 的自由。

    馬希赫說,Facebook 上甚至還有許多伊朗男性也對她的倡議表示了支持。當然,email 給她最多的,還是伊朗女性。她說有一個姑娘的一句話令她印象很深刻。那個姑娘說:“我們想感受風,就這一個簡單的要求?!?/span>

  馬希赫說,現在在伊朗,伊朗仍禁止女性脫下頭巾。所以,她仍在用自己的行動影響伊朗?!耙晾适撬腥说囊晾?。伊朗是我和我的母親。我的母親要戴頭巾,我不想戴頭巾。伊朗應該成為能同時接納我們倆人的一個國家?!瘪R希赫說。


[責任編輯:Maple]

[責任編輯:Flora]

輕松掌握中東市場與資訊,請下載【海灣資訊】APP

阿当江苏麻将官网 广东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每日黑马股票推荐 博彩开户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今天广西快三走势图 山东11选5过年停吗 河北快三推荐结果